:“各位,万事总有个水落石出的时

么地方?这楼是你登的吗!”
周名伦听了,脸色微变,随即笑起来,“我听出来了,你这是讥讽我。”看向沈芸和敖子轩说:“让三奶奶见笑了。我跟我女儿从来是讲民主的,言语没个忌讳,对她我不服不行啊!
周名伦听了哈哈大笑,“很好,我从泰国花高价买回的‘迷魂散’果然不同凡响,俗话说有失必有得,他方文镜没了武功,却得到内心的安宁,再不必承受走火入魔的折磨,也算是一桩幸事。”一挥手,“走,陪我去看望看望老朋友。”
周名伦听了拍拍周雨童的手心,笑道:“亏你是我女儿,还不如人家子轩。好了,你们两个先四处去溜溜,我和三奶奶有话要讲。”
周名伦听了这话,心猛地抽紧,果然不出自己所料,沈芸也是落花宫的人,嘿嘿,也就是说,当年南湖楼的败落她也脱不了干系。可就在他孔一白家破人亡,无力保住南湖楼,只得拍卖藏书抵债时,便是这个芸儿却去现场充装好人,丢下八百五十两银子来作救济。可……为何,他竟对她恨不起来呢?
周名伦听她说起沈芸,心中一动,又笑道:“你看你,今天就要出嫁了,还称呼伯母,早该叫妈妈了,子轩呢,也该叫我爸爸了!”周雨童听他这一说,倒有几分不好意思,周名伦叹道,“三奶奶也确实不容易,在那家门里又不得轻松,我呢,一个人在南湖楼也孤单,以后你和子轩回来,不妨也请她来散散心,反正离得也不远。”
周名伦头也不抬,只说了句:“不急,让他们再晾晾。”招招手,“你过来看?”
周名伦突然大笑起来,“三奶奶说的是,怪周某考虑不周!来人,上菜!”
周名伦微微一笑,“方兄果然说到我心里去了。我现在想得到的无非是一个人。”他举起酒杯亮了亮,“包括我出六千大洋,盘下敖家祖传的酒窖,都是为了得到她。如何方兄,这敖家新酿的酒味道可还入得你这行家的口?它可是出自敖家二老爷敖少秋之手。”转身冲着胡林点下头,“你不妨把这位老爷的境况跟方先生作一交代。”
周名伦微微一笑,示意胡林带茹月过来,又对三人道:“今日便是赏《落花残卷》的日子,周某碍于情面,不便随各位前往,便派我义子跟你们一起去敖家如何?”
周名伦微微一笑,竖起一根指头,“只此一个,岂敢贪多。周某历来以书为命,虽身在商界,心中却一直对书情有独钟。真是做梦都想一登西风堂、太月院、千心阁,去遍览那里的万卷藏书,不知三位楼主能否成全?”
周名伦微笑地摇头,“不,十八年的时光,足以将一个人彻底地改变,让他从里到外完全改变。十八年,哪里还会有仇恨?”
周名伦微笑着冲众人拱手,“我们周家能和敖家结成联姻,是周家之幸耀,周某这里尚有一份薄礼送给我的亲家——敖府的三奶奶。”
周名伦微笑着说:“各位,万事总有个水落石出的时候,敖家包庇纵容贼子,周某虽已和他结为亲家,心中也是愤愤不平,但话说回来,敖家却也出了个敢于说真话不畏强势的少奶奶,看在少奶奶的份上,我们或许还可相信他们一二,诸位说呢?”
周名伦微笑着说:“正是,上回在南湖楼,三奶奶因为照顾那三个楼主,而置西餐于不顾,甚为可惜。今天便等于是补过吧!”说着,便很绅士地帮沈芸拉开椅子,待她坐好后,才坐到另一边,女仆上来给他们铺好餐巾。
周名伦问:“那个人现今怎样了?”
周名伦笑道:“既然来了,何必急于一时?”轻轻一拍掌,又有两名随从抬着一个铜色机器走进。
周名伦笑眯眯地看向老太爷和敖子书,问道:“果有此规?”子书自是唯唯诺诺,敖老太爷则叹息一声,闭目不语,老大媳妇这个台阶搭得毕竟还算圆通。
周名伦笑眯眯地看着他们,又道:“另外,我还有一件事要托付几位楼主……”西风堂主马上道:“周先生有事请尽管吩咐,我们几家深受大恩,至今不曾有报答的机会,正觉得惭愧。周先生有事相托,我们几个可是巴不得呢!”另外俩人也纷纷说是。
周名伦笑眯眯又端起了酒杯,“周某亲人都已故去,只有小女一人,疼爱备极,今日收了一个乘龙快婿,我从心底畅快。他学贯中西,一表人才,周某把小女嫁给他,放心称意。我真是要感谢三奶奶的养育,敖家的大家风范方可栽培出如此的人才。”
周名伦笑着摆手,朗声道:“绝不是过奖,依我看,子轩做起这风满楼的楼主并不为过,反倒是众望所归呢。”
周名伦笑着说:“这是西洋的红葡萄酒,跟你们敖家的老酒相比怎么样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